快捷搜索:  MTU2MTE3NDA4Mg`

帝君提亲 尊为帝后(3)

半月后,青丘东荒,群山巍峨,仙雾环绕,数百只吉祥鸟盘旋于青丘山谷之上,好像彷佛在诉说这什么。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花朵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正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山水画。本日是东华帝君向青丘提亲求娶青丘女君白凤九的日子,这一天,青丘狐狸洞中热闹不凡,白家众神早已筹备妥帖,候在了青丘狐狸洞中,还在往生河边那边那里景致宜人的凉亭摆好宴席,等着招待前来提亲的众位仙官。而狐狸洞外更是人隐士海,青丘之国的神仙们已经站满了东荒的各个山头,还颇有几分战场秋点兵的气势,神仙们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你推我搡,都想站在最显眼的位置,看清楚这可贵一见的东华帝君的求亲之礼;而迷谷则是受了叮嘱,看着东华帝君来了就赶快进狐狸洞中传递一声。

不一会,迷谷来报,说东华帝君已经来了,白家众神赶快出了洞外。

当他们来到洞外的时刻就看到这样一番奇景:满山的郁郁葱葱已经全然变成了凤尾花海,铺天盖地,层层叠叠,芬菲烂漫,如片片彤霞,抚媚而鲜亮;陌上花开,殷红似火,随风摆动,喷鼻气欲染,浪漫而标致。

白家世人正在为这漫山遍野的凤尾花开认为震动的时刻,只见一条延绵赓续,放眼望去黑糊糊一片看不到边际地步队,呈现在了世人目下。步队最前面的自然是此次提亲的主角——东华紫府少阳君了,他一袭紫衣,内衬淡蓝色绸缎里衣,皓皓银发,昂藏七尺,飘逸丰神,清风俊朗,风韵精华;东华其后并列站着天族战神墨渊,上清境尊神灵宝天尊,天族太子夜华和小阿离,身为往日同窗,远古神祇,父神明日子,看着东华终于求得姻缘,墨渊自然是要出一份力的,而夜华亦是代表天族来表示对帝君与青丘女君婚事的注重,至于灵宝天尊是四海八荒少数几个知道东华帝君诛心之劫之事的人,与东华友谊匪浅,又在东华逆天改命之时,几番脱手互助,如今,帝君与女君终于苦尽甘来,他自然是要来祝贺的;其后就是那对欢乐冤家连宋和成玉,他们也是来至心恭贺帝君大年夜喜;再以后就是东华帝君座下司命星君等六位星君,步队的着末是天族的一众神女仙官,他们都按天族礼仪毕恭毕敬的哈腰施礼。

在场的世人看到这排场惊的都说不话来了,可白家世人终究是上古神族,都有王者风仪,虽然心坎早已被这浩荡声势振地波涛澎湃,外面上照样要假装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时,青丘狐帝走上前去正筹备和白家众神一路给东华施礼的时刻就被一个掷地有声,低沉而磁性的男声拦住了:“东华紫府少阳君特来求娶青丘女君白凤九。东华恋慕九儿已久,不日将迎娶她入太晨宫,尊九儿为帝后,还望狐帝和白奕上神玉成。”说着,东华就微微垂头向狐帝行了个礼,其后的众位神仙的礼行得更深了些。

转瞬,东华长袖一挥,提亲步队中的众仙拱手退至两侧,除了墨渊夜华和灵宝天尊之外,全都拱手哈腰,映入眼帘的是大年夜大年夜小小的结着大年夜血色绸带的聘礼沿青丘狐狸洞外铺展开来,太晨宫中的至宝尽收眼底,数百个箱子聚积如山,星罗棋布,满满当当地铺在了凤尾花海之上,数十里红妆,流光溢彩,绵延一向,令人目不暇接,目眩缭乱。

“这是帝君的聘礼,是太晨宫中尽数的稀世至宝,请青丘狐帝和众位上神过目。”司命走到东华身侧,深深一礼,双手将聘礼的礼单奉上。

迷谷接过礼单,递给了狐帝,狐帝和白家世人上前一瞧,这礼单比司命写的话簿子还要长,比东华读的佛经还要沉,礼单之内,上古神器,奇珍奇宝,绫罗绸缎,奇花异草,和璧隋珠,上古奇玉,璎珞珠翠,应有尽有,数不胜数,花样繁多,世所罕有,空前绝后。白家世人看到礼单内的内容,各个张口结舌,心坎狂喜不已。天哪,这帝君,这手笔也太大年夜了吧,居然搬空了太晨宫来作为聘礼,真可谓是前无前人,后无来者,真,真不愧是寰宇共主啊,看来把小九交给帝君我们也就宁神了。

“既如斯,那我青丘白家就应了这桩婚事,还请帝君好好疼惜小九。”狐帝率先上前,举头挺胸地说着。

“狐帝宁神,本君自会做到。”东华极其慎重卖力的回道。

“帝君,小九自幼长在青丘,无拘无束惯了,难免率性了些,日后还请帝君多多体贴。”白奕一直严肃地付托着,但心坎却为自家女儿终于觅得快意郎君而欣喜若狂。哎,如今我也算是老怀劝慰了,我和他娘终于不用看着小九以泪洗面,哑忍度日,我们也可宁神的去云游四海了,哈哈!

“白奕上神虚心,九儿是本帝君这数十万年来独一怜惜之人,本帝君将她视若至宝,定会对九儿珍之重之。”东华又一次地向白家世人表达了他的诚意。

“虽然帝君身份敬服,可是有些话白浅也是要与帝君说清楚的,小九是我们青丘孙子辈独一的小公主,不停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年夜,若是有朝一日小九在帝君那里受了半分委曲,我们便是搭上全部青丘也要与帝君理论理论。”白浅是凤九的姑姑,又是半个闺蜜,自然是向着自家侄女的,虽然她知道帝君对小九的矢志不渝,也亲目击过帝君是怎么护着小九的。可是今日提亲,也该给他个告诫才是。

“浅浅,怎么跟帝君措辞呢”狐帝假意地怪罪着,着实心里也感觉白浅此言深得二心。

“太子妃请宁神,本帝君必会宠她爱她,毫不让她受半分委曲”东华虚心地宣誓着。

言罢,白家众位上神就分立两侧,为东华让出了一条蹊径,东华抬眼一看,他的九儿身着一身大年夜血色罗裙,俏生生的站在凤尾花海之中,双眸似水,肤如凝脂,洁白中透着粉红,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腰肢纤细,四肢纤长,一头青丝用凤尾花簪浅浅倌起,额间火红的凤尾花开的汹涌澎拜,峨眉淡扫,虽略施粉黛,却掩不住绝色容颜,美目流转,裙角飞扬,盈盈浅笑,妖冶而徇烂。他的九儿便是这般扣二心魄,搅动着他整个的思绪,让他不能自休,又让他患得患掉,东华感觉万里河山都不比不上九儿的一颦一笑。

东华看的有些痴了,如水的眼珠饱含深情,一袭紫衣,坚决不移地向她走来,一如昔时在南天门外,他掉落臂众神的肃静哀痛,冠冕堂皇,逆流而行,向他的九儿表达出他压抑已久的深情,她的存亡相随他懂,他的哑忍深情她明。今日的他历经岁月沧桑,灾害荆棘,终于不再受定数所缚,可以走向自己心爱的姑娘,向她求婚,他的心坎是那样的狂喜,那样的欢欣,那样的.....幸福。

东华渐渐站定,立于凤九的对面,“九儿,今日我东华紫府少阳君请四海八荒诸神见证,必生生世世永不负卿,若违此誓,神形俱灭,长生永久不得超生。”东华霸气而又低沉的声音满含情愫。

凤九看到东华提亲这浩大年夜的声势,又看到东华将太晨宫中的至宝都如数搬来了青丘,再听到东华立下此等海枯石烂的毒誓,心坎早已化作了一泓清泉,冲动的说不出话来,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可是照样赶快用手捂住了东华的嘴,娇嗔道:“干嘛发这么毒的誓啊”可是脸上却是笑意横生。

东华嘴角轻佻,将凤九的手从他的嘴上拿下来,又从新双手紧握住这柔荑,含情脉脉,眼中带泪地看着凤九:“九儿,那你可乐意嫁入太晨宫做本帝君独一的帝后吗?”

凤九哭的梨花带雨,心坎好像彷佛照进了万丈金芒,欣喜不已,早已顾不得什么女孩地自持,女君地庄重,立即松开了东华的手,牢牢的搂住了他,靠在了他的怀里,用力地点着头,大年夜声地说:“我乐意,我乐意。”

在场的众神无不为这对逆了定数,终成家属的天作之合认为痛快,齐齐跪倒在地:“恭喜帝君女君喜结良缘,琴瑟合鸣,恩爱绵长。”恭贺的声音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响彻云霄,传遍了青丘仙山的每一个角落。

东华立即揽住了凤九的腰,牢牢地搂着她,冲着一众神仙说道:“大年夜婚当日,还请各位去太晨宫中喝杯喜酒,沾沾喜气。”

东华说完,狐后赶快上前呼唤着:“好了,都别站着了,快进去吧,帝君,请。”狐后笑脸可掬,小九啊,你真是给我青丘长脸啊。

狐后说着,东华就牵着凤九的手和一众神仙进入了青丘狐狸洞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